素锦文学网首页->原创书库->《穿越之前缘难续》->第1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第五章 顾虑重重
( 本章字数:3077 更新时间:2014-12-24 18:58:40 )

吴亚亚有了龙小翠给她的记忆,对自己所面临的处境总算有了一些了解。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就是正牌的吴亚亚——是吴家大太太的女儿,吴家大太太身体孱弱,常年吃药住院。小时候的吴亚亚也继承了她的这一体质,经常生病。
吴亚亚的亲生父亲在她十九岁那年去世了,母女俩失去了他这个依靠,在吴家的处境就变得艰难起来。
吴亚亚还有一个妹妹,不过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她的名字叫吴文心。
吴文心和吴亚亚不同,她自小聪敏伶俐,身体也很健康,吴亚亚的爸爸从小将她当做接班人进行培养,对她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的严格。吴文心从来不负她爸爸的教诲,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吴家内部,她事事都是第一,每个人都不得不服她。在吴亚亚的父亲去世了之后,吴文心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吴家的下一代继承人。
虽然吴亚亚和吴文心是同父所生,可是吴文心对她们母女俩都是不假颜色,不仅不会帮衬,有时甚至还会落井下石。因为不是同母,吴亚亚倒也能够理解她的做法。
而吴亚亚和现在的丈夫炽经宇的结合,则纯粹是因为一个意外。在这个意外发生之前,吴亚亚没想过会嫁给炽经宇,炽经宇也没想过要娶她。
这件事还要从吴家的一次宴会说起,吴家人办了宴会,自然要宴请各地名流,炽家的炽经宇也在邀请之列。就在那次的宴会举办期间,吴亚亚的房间里突然冒出了炽经宇,他的情况不太对,见到她就抓住了不放,后来……
陷入了回忆中的吴亚亚突然感到一阵不适,这件事无论对她还是对曾经的那个吴亚亚来说,恐怕都不是什么太美好的事情,她不愿意继续回想下去。
事发后的第二天,一名在吴家做事的阿姨来给吴亚亚送早餐的时候,发现吴亚亚的房门没锁,她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人回应,以为没人在,便打开了门。谁知道里面床上躺着的两人让她吓了一大跳,当即大惊失色地退了出去。这一幕又被吴家的其他人发现,那名阿姨本是个老实人,突然见到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被人一问就哆哆嗦嗦地将事情说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世家来说,在外头再怎么疯玩,只要不扯到明面上都没有关系。但是若是两家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和在外头玩玩不是一回事了。更何况这次的事件还是炽经宇磕了药,强行和吴亚亚发生了关系,炽家总要给吴家一个交代的。
吴亚亚和炽经宇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着吴家的长辈,而炽家的人也在听到消息后赶了过来,双方当下就商量起了婚事。
吴亚亚的记忆里至今还保留着那时炽经宇看她的眼神,那样鄙视,那样不屑。
在婚礼的当天晚上,炽经宇就将吴亚亚这个新娘冷落在了新房里。当天晚上他只出现了一次,还是特地前来冷嘲热讽的。或许是印象太过深刻,这一段记忆至今栩栩如生。
那时的炽经宇就那么随意的一站,下巴微微上扬,带着一股子傲气和蔑视,他的个子很高,就那么站着斜睨着吴亚亚。
“吴亚亚,”他开口说道,“吴家的长女,自从失去了父亲之后,母女二人在吴家就彻底失势了,又有吴文心的故意为难,基本上是没了活路。所以你们才把目标盯上了我吗?”
炽经宇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但是吴亚亚却从中听出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炽经宇的嘴边勾起一抹冷笑,接着说道:“我居然一时不察着了你的道,如今你们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总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吧?”
炽经宇说的没错,吴亚亚和她妈妈的处境是很糟糕,但她们毕竟是吴家的人,便是得不到吴家太多的资源,却也是衣食无忧的。吴亚亚只希望自己能够努力一些,然后带着自己的妈妈离开吴家,两个人把日子过得舒坦一些,不用看吴家其他人的脸色。她从未想过利用任何人,从来没有。
炽经宇的话很奇怪,他似乎认为是吴亚亚害了他,可是吴亚亚只是一个受害者,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啊。听了炽经宇的那一番话之后,吴亚亚只是本能地感到危险,那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炽经宇所说的代价是什么。
直到第二天,她这个守了一夜空房的新娘才从别人的闲言碎语里明白了一些事情。昨天本是她的新婚之夜,可是新郎却居然带了别的女人回来鬼混!这相当于当面打吴亚亚的脸了。
不仅仅如此,此后轮番有各色女人出没,吴亚亚在炽家彻底抬不起头来,别人都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的,那个正牌的吴亚亚甚至为此痛苦万分。
她唯一能够用来安慰自己的也只有妈妈了,她的妈妈对这场婚姻很满意,觉得吴亚亚嫁了一个好人家,她根本没有听说过吴亚亚的真实处境。那些事情都只是在暗地里流传,因为炽经宇的控制,谁都不敢将那些事情拿出去说。
吴亚亚很多次想要离婚,想要离开炽经宇,但是她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妈妈,不忍心打破妈妈的幻想。而且她的身体也很不好,最近又住院了,吴亚亚怎么敢拿这些事情去让她伤心?便是自己的妈妈同意了,吴家和炽家也不会同意的。对他们这些世家来说,离婚是一件丑闻,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的。
收回自己的思绪,吴亚亚觉得从前的那位吴亚亚也挺不幸的,她本来可以过上平平静静的生活,却因为和炽经宇的那一夜而彻底地改变了生活的轨道,此后的一切则一发而不可收拾。来自母亲的压力,炽经宇的有意轻慢,让这个女孩子的笑容越来越少。
吴亚亚叹了一口气,如今那个吴亚亚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了她这个从古代来到了现代的亡魂。那炽经宇长得和唐宾一个德性,每每看到他吴亚亚就会想起那天在城墙上的事情,她仿佛看到蒋坤的脖子上被套上了绳索,仿佛感觉到自己再一次被推下了城墙,不断地下落仿佛永无止境。
唐宾在吴亚亚的眼中就是陷害了蒋坤的罪魁祸首,如今她已经不在炎朝了,却不自觉地把对唐宾的愤怒转移到了炽经宇的身上,吴亚亚一见到他就没有好心情。可是这是不对的吧?便是这个身体长得和她一模一样,那也不是吴亚亚本人。炽经宇虽然和唐宾长相很相似,但他们也是两个人对吧?吴亚亚深觉自己不该迁怒他人。
只是理智并非总是能战胜一个人的情感的,更别说就算吴亚亚不去惹炽经宇,炽经宇也不会让她好日子过。
吴亚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必须离开炽经宇,可是她还有一个顾虑,这个顾虑让她每每想远离炽经宇的时候就会犹豫再三。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之所以甘愿忍受炽经宇的诸多羞辱和折磨,就是因为她的母亲。吴家大太太自从失去了丈夫之后,在吴家就失去了靠山,她娘家的背景一般,本来就难以在吴家站住脚。直到吴亚亚嫁给了炽经宇,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吴家需要炽家,因而也不敢怠慢吴亚亚的妈妈。可是如果吴亚亚和炽经宇离婚的话,恐怕她们二人在吴家就真正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她从古代来到了这里,借用了这具躯壳,总不能过河拆桥,让真正的吴亚亚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吧?因而她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继续留在炽家,做她的炽家夫人,至少在她有能力让这个身体的妈妈过上好日子之前要一直留在这里。
不就是丈夫给的难堪吗?吴亚亚既不在乎炽经宇,也就不在乎他的某些伤害,他要带多少女人回来让她面上不好看都随他去就是了,反正她吴亚亚一点儿也不在乎,就当是支付使用这个躯壳的费用吧。
吴亚亚想通了这所有的事情,突然想起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她看向了自己的床头柜,那里放着一部手机。
吴亚亚看了一眼手机的显示器,发现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半。这时门外有人敲响了门,没多久管家推门进来说道:“夫人,刘小姐来了。”
“刘小姐?”吴亚亚愣了一下,而后突然记了起来这位刘小姐的身份。她笑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了些许意味深长。
“我知道了,既然来了就是客人,经宇现在也不在家,就请徐管家好好招待一下了。”吴亚亚既不显亲昵也不显疏离地说道。
徐管家呆了呆,每次有个什么刘小姐、王小姐上门,这位炽家的夫人的眼中就会流露出痛苦来,没想到这次她的表现却与从前截然不同。徐管家一时猜不透吴亚亚的心思,便应了一声退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CnEndWeb © 2006-2008 book.sujinyc.com
Copyright©2004-2013『素锦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豫ICP备050096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