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锦文学网首页->原创书库->《穿越之江山美人》->第1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第五章—炫耀
( 本章字数:4326 更新时间:2014-12-24 18:51:28 )

宫殿内,白千泽站在冷鸾儿床前眉头紧锁,太医坐在床榻前替冷鸾儿诊着脉搏,只见床上的人因疼痛而发出小声的呻吟,太医将冷鸾儿的手放回被褥里起身对着白千泽恭敬地说道:“启禀太子,冷妃的伤虽说不重但也有些伤及要害,臣开一些活於止痛的药给娘娘服下便可。”

“快去。”白千泽听太医说完原本紧咒的眉头舒展了不少,他不明白为什么洛之风会将冷鸾儿打伤,难道步雪所言是假的?既然洛之风与冷鸢儿有着暧昧,难道他会不疼惜冷鸾儿?想到这里白千泽的眼眸里含着一层冰霜。

昏睡了三日,白千泽寸步不离的守着冷鸾儿,就怕她出现一丝意外,前几次的教训告诫着白千泽,冷鸾儿的安危似乎超出了他所了解的范围。床上的冷鸾儿朦胧的睁开双眼,引入眼帘的便是白千泽那俊美的脸庞,;冷鸾儿心里的不禁有丝暖意。

感受到一丝异样,白千泽睁开好看的眼睛看向冷鸾儿,语气虽冰冷但也透露着一丝担忧:“醒了?”

冷鸾儿环顾一周有丝不解:“这是哪里。”

“你以前的寝宫。”

白千泽看着冷鸾儿有些好笑,自己的寝宫都不知道了?不过这也让白千泽有些担忧,她是不是真的被虐待傻了。

寝宫?看着周围冷清的样子冷鸾儿似乎想起白千泽说过,她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妃子,又或者说是一个弃妃,这幅身体的前主人可真是倒霉,不过白千泽对她这么好只是因为她是他父皇的妃子吗?两人互相看着竟笑出了声。

白千泽笑了一会便恢复了冰山的麽样,在他的印象里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笑过,这个冷鸾儿这么懂得赢得人心为什么连他父皇的心也赢不了?还把自己关进了死牢?

 思考间丫鬟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端了上来,白千泽将碗接过打发了丫鬟,慢慢朝着床边走去。

“什么东西?”闻着一股难闻的气息令冷鸾儿皱眉。

“药。”

冷鸾儿懂了,这就是所谓的苦口良药?虽说在现代她也喝了不少良药,但这个绝对令她回味一辈子。白千泽看着捏鼻子喝药的冷鸾儿嘴角不自觉爬上一抹微笑,这女人真的有令男人移不开视线的能力。

“呸还真苦。”冷鸾儿喝完最后一口不自觉的吐了吐口水,白千泽没有任何表情,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她的所作所为,他现在所担心的是洛之风,他将冷鸾儿打伤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他该怎样好好保护这个女人。

洛之风站在狱宫的悬崖之上,他不懂自己究竟怎么了竟将冷鸾儿打伤,现在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白千泽!这三个狠狠地 印入洛之风的脑海,他与冷鸾儿究竟什么关系为什么今日竟将她带走。看得出他很在乎鸾儿,冷鸾儿,这个女人究竟想要他怎样。

“宫主!”安茹茗在洛之风身后毕恭毕敬的开口。洛之风没有理会安茹茗而是将自己放在风里,他现在需要绝对的冷静,安茹茗见他这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他身边,洛之风是她喜欢的男人,唯一赏识的人,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喜欢的人被冷鸾儿伤成这般,虽说这次她失手了,但下次她一定不会令洛之风失望!

吃饱喝足的冷鸾儿坐在一边看着收拾东西的丫鬟皱眉,她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开口,白千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能见死不救,可就算说了她与白千泽的关系他会相信她吗?她跟白千泽的关系...

对啊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白千泽对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可纵观历史那个穿越的女人是有好下场的?呸!是在咒自己不得善终吗?冷鸾儿猛地摇摇头,她在想什么!

白千泽见冷鸾儿这般以为她头疼不禁关怀到:“怎么了?可是头痛?来人..”

“哎!不是我..”冷鸾儿适当的组织了白千泽,她发现这个时代的人怎么都喜欢一惊一乍的。

“怎么?”带着关怀的语气令门外的上官婉儿握紧双拳,这个该死的冷鸾儿得不到皇上的青睐就去勾引太子,可真是一个荡妇,不过她不是在死牢里吗怎么会出现在房间里!

哼!冷鸾儿我上官婉儿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瞥了一眼门窗愤愤的转身离开。冷鸾儿感受到一股冷冷的气息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禁抓了抓胸前的衣领,这一举动令白千泽眯起了双眼,他是不是看错人了!

冷鸢儿这么做是想如何爬上他的床吗?亏他还那么担心这个受伤的女人,哼!

冷鸾儿并未知道白千泽在想什么,一股脑的说着自己的想法:“我被那个洛之风掳走后又逃了出来,然后又见到...”不对,她不能说,如果说了那么对于白千泽而言她就多了一份危险,还有步雪,

她在白千泽身边这么多年不可能凭她说几句话白千泽就会舍弃多年将友而舍弃她。

“见到什么?”白千泽很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可见冷鸾儿说一半停一半真的有些吊人胃口,而他最厌烦的莫过如此。

“没什么。”冷鸾儿摇摇头便不再说话,她现在说什么白千泽也不信,倒不如她自己去找一些她有力的证据,不过在这之前她的摸清皇宫的地形!

既然他不说白千泽也不便多问,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冷鸾儿伤势,洛之风的武功他见识过,就凭冷鸾儿这小小身板,又没有内力护体怎么可能抵得过他雄浑的内力?

看她这样也不像有事的,无奈只能叹息转身离开,这几天一直呆在冷鸾儿这里外面或许有什么流言是他不知道的。

待白千泽离开原本好好地冷鸾儿突然吐了一口黑血,这该死的洛之风可真下得去手,他不是喜欢冷鸢儿吗?怎么会下的去这样的毒手?她不想知道她也不想去管,毕竟洛之风与现在的冷鸾儿还是陌生人。

休息了几天冷鸾儿觉得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而这几天除了白千泽与太医几乎没有什么人来过这里,现在她才理解为什么电视里那些女的耍尽一切手段也不想进冷宫,在这冷宫里或许看淡的人不觉得有什么。

如果是那种野心极大的女人一定会生活不下去,可这些对冷鸢儿来说。一切都是浮云。

不过这冷鸾儿也是可怜,生病了竟连一个贴身的丫鬟都没有,或许在她得势得时候有一两个,现在落魄了竟一个也没有人愿意陪她来这里同住。

白千泽来时冷鸢儿正在外面的一棵树上挂着什么,他也不着急过去而是在一边看了起来,旁边的太医见白千泽不动自己也不往前走而是与他一起看着。

只见冷鸾儿手脚灵活的从树上跳下又将一根绳子挂了上去,下面正托着一根木板,来回几次只见冷鸾儿走到一边摸了摸自己随口道:“终于弄好了。”

远处的两人看着她这般不仅有些好笑,白千泽瞥了一眼旁边的太医示意他闭嘴,太医了解的点点头,冷鸾儿并没有察觉远处的两人而是乐哉乐哉的坐在自己的成果上悠闲地荡着秋千,或许现在对冷鸾儿来说是最自由地,起码可以不用理会那些令她头疼的事情。

看着嘴角微笑着荡秋千的冷鸾儿白千泽竟看直了眼,心里某个地方也渐渐的沦陷,如若不是太医的出言提醒或许白千泽还在继续看着冷鸾儿发呆。

“太子,娘娘她...”

白千泽回过神看着远处的冷鸾儿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尴尬的咳了几声迈步向前走去,跟随在他身边的太医见白千泽这般不仅皱了皱眉,太子跟皇上的妃子...

“这才几天你竟闲不住了?”

“没有。”

冷鸾儿并不想说什么,难道要跟他解释秋千?再说了这诺大的古代难道连秋千也不知?若果她说那不是要让他们笑掉大牙,在瞥了一眼太医冷鸾儿知道了什么低着头向屋内走去。

太医替冷鸾儿把了脉告诉两人娘娘已无大碍便起身离去,自白千泽从进门开始便一直盯着冷鸾儿不放,似乎是不认识她般令冷鸾儿有些奇怪:“可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额,没什么。”被发现后的白千泽只能转身冷着脸说了句没事,他刚才是怎么了,竟会对着这个女人看得出神,他对冷鸾儿的赏识只限于容貌,还有她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而已,白千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下午悄悄的降临,宫里已经开始多了一些禁卫军,而冷宫里几乎并没有什么人来探访,冷鸾儿吃过晚饭后便在她打造的秋千上无聊的想着一些事情,来这里这么些天她竟没有想过心里的那层伤疤,不知怎么的冷鸾儿突然不想再去回忆那些无谓的往事。

既然上天怜悯让她选择了重生,那么她就要好好地去为自己的将来筹划,冷鸾儿向来不是一个不会知恩不报的人,白千泽救了她那么她就应该去为白千泽的安全考虑,听步雪与那二皇子的对话想必步雪也不是真心要为白千泽卖命,那如果他们篡位成功白千泽又会有什么下场?最惨的也莫过于死掉了。

“太子妃嫁到。”上官婉儿身穿一身华丽的衣服,身后跟着一大群婢女太监。看起来似乎很得宠。

上官婉儿来时只见冷鸾儿坐在秋千上望着远处发呆,好一个女人竟直直的看着他们来的地方,想必是在等太子吧?

冷鸢儿并未想到会有人来这里,于是从秋千上起身走到一边等待她们的到来,上官婉儿慢步走到冷鸾儿身边恭敬地开口:“臣妾参见冷妃娘娘。”那语气里没有半点恭敬的意思,反而多了一层含义。

“你来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冷鸾儿对这个女人没有半点好感,甚至说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女人半夜来访绝对没有安好心,在现代女人的第六感非常的准确,不知道在这个架空的时代会有没有用。

上官婉儿见她没有让自己起身的意思于是自作主张的起身对冷鸾儿对视,而就这一动作惹来冷鸾儿的不满。

“臣妾听太子说冷娘娘最近刚出冷宫而皇上又一直没有来看您,臣妾担心娘娘的伤势于是命人准备了一些上好的药材来给娘娘服用,您瞧这些都是皇上所赐。”

说着便叫丫鬟上前将人参还有一些名贵药材露了出来,冷鸾儿看着这些心中好笑,是在向她炫耀自己的资本?可惜她找错了人。

或许以前的冷鸾儿早已忍不住骂了回去但今世的她显得成熟稳重了些。

“太子妃有心了,我这冷宫里什么也没有,就不招待了。”

上官婉儿自然听得出其中的意思,没有理会冷鸾儿的逐客令而是走在一边坐了下来,命人将已经泡好的茶端了出来坐在一边细细的品着,冷鸾儿不禁一笑,感情这什么都准备好了。

她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而是坐在了上官婉儿的另一边:“太子妃好雅兴。可在我这里喝茶不怕有辱太子妃的名声?

这自家人瞧了去不要紧,万一被传到别人的耳朵里,那太子妃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况且本宫在这里并不受宠,也没有什么值得太子妃挂念。听说皇上最近宠蝶妃宠的不得了,太子妃不想去瞧瞧?”

冷鸾儿的言下之意是说让上官婉儿别在她这里浪费心思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巴结皇上宠信的妃子,在她这里停留的时间久了被人拿了把柄,那她这太子妃也别想过得安稳。

上官婉儿有气不能发只能闷闷的喝着茶水,她在等,等那个人的到来。

“娘娘说笑了,我上官婉儿自认没有做什么事情来值得别人挂念,况且娘娘都落得这般就不要在费心婉儿的事情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甚欢,可苦了一旁伺候的太监与婢女们,要知道这里是冷宫,在这里呆久了说不定他们也会留下陪着,到时候能不能攀高枝还得另说,不过他们听闻最近太子在这里走的勤,而太子妃近日有如此,这里面或许有什么是他们这些下人该管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CnEndWeb © 2006-2008 book.sujinyc.com
Copyright©2004-2013『素锦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豫ICP备050096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