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锦文学网首页->原创书库->《彪悍妻子惹不得》->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第五章 附和
( 本章字数:3497 更新时间:2014-12-24 16:38:51 )

他刚说完,果非鱼赶紧点头附和,“就是,就是。母亲就是不信我,还是父亲你最好了。”
年菲菲再度翻了个白眼,这对父女真是欠揍。她都生气了,他们还在她面前秀恩爱。但是别看她表面上不悦的,但是实际上见他们父女感情那么好的,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因为哪个女人不开心家庭和睦呢?
但是为了不让那对父女开心过头,她佯装生气道,“哼,你父亲最好了,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好了。罢了,我在你们心中就是多余的人。”说完,这句话后,她还佯装打算走人。
果弘毅这一看不惊着急了,他才后知后觉她生气了。
赶紧跟她解释,“没有,没有,我们母女最喜欢的人还是你了。”
果非鱼摸摸自己的胳膊,打了冷颤。要不要那么肉麻啊,搞得她都起鸡皮疙瘩了。虽然是这么想,不过她眼底还是露出羡慕的光芒。从小,她看到别的男人,都对自己的妻子刻薄的样子。可是在她印象中,父亲很少忍母亲生气,甚至都是母亲在欺负父亲。这样的情景在现在很难见到。父亲对母亲真的很好啊,不过也难怪母亲放弃繁华热闹的都市,选择跟父亲来到了外人眼中野蛮的大草原。
不过,她相信自己以后的生活也会像母亲一样幸福的。因为拓跋南就像父亲一样疼着她,宠着她。
可是她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她未来的生活,因为今天放生了天翻地覆的大改变。会因此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人生彻底给毁了。
见父亲为了家庭的和睦,努力的讨好母亲,果非鱼也聪明的帮一把,跟母亲道,“对,对,对。父亲说的对,我还是爱母亲你的。”
年菲菲对她可是心知肚明,她怎么不清楚,她虽然说爱,但是没说‘最爱。’所以她只是为了讨好她才说爱她的,不过她没打算戳穿她的谎言,毕竟女儿为了让她开心,说话讨好她,她怎么会不开心呢?
一开心,年菲菲总算放过果非鱼小巧的耳朵了。
逃过一劫的果非鱼更是说出很多好话来,讨得他们更是开心,乐的合不拢嘴。
此时,这一家子没有料想危险正悄然的朝他们家靠近。
  过几天后,果非鱼开开心心的去逛完市集回家。
就在家门口,被一个人堵住了。
她的心情顿时变得很糟糕,抬眸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人竟然敢挡住她的去路。这一望,她的怒火更是高涨。竟是那个恶劣的男人,他竟然还有胆量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冷冷道,“让开。”
楚阳平不止不让开,反而扬扬手,属下瞬时将她包围住了。
果非鱼见情况不对道,“你想干嘛。”
他嚣张的笑起来,哪有前几天的委曲求全。
楚阳平道,“你白长两双水汪汪的眼睛了吗?难道你看不出,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女人吗?”
果非鱼翻了个白眼,见过白痴的,没见过这么白痴的。
他说,她是他的,她就是他的吗?
她没有将眼前危险的情况看在眼中,嚣张道,“是啊。你本事有那么大,大到强抢民女吗?可惜,就算你本事在大,都不能改变我已经嫁人的事实了。”她可没忘记上次她对他说的谎了啊,只是她怀疑他是否失忆了。
否则他怎么对一个已婚之妇有兴趣呢?
谁知楚阳平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道,“嫁人了?可惜为什么我的属下调查出你未婚呢?是谁在说谎呢?”
哼,这个女人是不是当他是白痴在耍。
竟然为了摆脱开他,谎称自己是已的身份。幸好,自己不甘心的去查了,要不然还真的被她给骗了。
第一次有人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还敢欺骗他。
这不是赤裸裸的挑战他的权威吗?
见她识破他的谎言,果非鱼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没错,我就是骗你的。”
“你……”楚阳平气的手直发抖。
果非鱼的心情则和他相反,“我骗了你,你很生气吗?不过,你生气也没有用,如果时间重回,我还是会说谎的。”
他气的牙痒痒道,“你就嚣张吧,你就对我不满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说完,抬起下颚道,“当然如果你能让我求饶,答应做我的女人,以前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
回应他的,只是她当着他的面走人。
气的他对着她的背影,拳头‘嘭嘭嘭’直响。
如果这时候,果非鱼回头肯定会看到他猩红的眼睛,及扭曲的脸蛋。
拓跋南还没到家门口时,就听见了父亲恳求的声音,以及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突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拓跋南感觉跑到家里。
就见一群人,在摔东西,甚至连父亲都被他们压倒在地上。
一向宽厚的他也不经怒了,他道,“你们在我们家做什么,都敢我住手。”
谁知那些人不止不听话,摔东西摔的更加起劲。
正当他准备动手,不让他们在摔东西时,楚阳平的声音响起,他道,“想要我的属下停手,除非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拓跋南刚开始不答应,虽然他很耿直,但是他也知道他要他答应的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拒绝了。
楚阳平见此脸都绿了,他不懂,这几天怎么那么背。以前没人敢反抗他,可是这两他被人反抗的次数,多了无数次。
火气更大了,他道,“竟然你不答应,那你们继续砸吧。”前一句话明显对拓跋南说的,后一句则是对属下说的。
属下听话的继续砸,顿时整个家都成了废墟。
生为硬汉的他,终于忍不住了。打算动手,楚阳平眼明手快的看见了,来到拓跋亮的身边,手插上他的脖子。
拓跋南在厉害也无计可施了。
抓到他的软肋,楚阳平得意的笑了,笑的很不嚣张。
他不是很逞能吗?怎么不继续逞了。
楚阳平道,“哼,现在你知道跟我最对没有好下场了吧。识相的话,马上答应我的要求把。”
拓跋南咬咬牙,不甘道,“你有什么要求,说吧。”
他一松口了,楚阳平也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我要你替我参军。”本来他是想杀了他的,但是突然将他灵感一起,昨天父亲跟他说的话,突然浮现。
父亲说,‘现在边疆战乱,王上正事缺人时,为了像王上展现我们的忠心,我们楚家必须有人代表我们整个家族应战,你是我的长子,你出战最合适。‘
听到父亲这么说时,他顿时吓得差点屁滚尿流。
即使想佯装镇定,依旧掩饰不了内心的恐惧。
他声音颤抖道,“不,我不去。”战场,那是个血流成河的地方,杀人不眨眼的地方。万一哪天,敌军杀到他面前,他岂不是死定了。
可惜他的父亲不顾他的不乐意,强硬道,“不去,也要去。否则,王上一生气,我们整个家族就遭殃了。”
“那可以叫小弟去啊。”小弟是父亲侍妾生的庶子,今天才十岁。他巴不得小弟去,要是他去战场时,刀剑无眼,他一个不小心就毙了。
那得益的还不是就是他,不止不用上战场,而且少了一个人跟他争家产。
楚阳平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
哪知父亲不止不同意,还怒了,“你又不知道,你小弟才十岁,什么都不懂。他去战场,不就是等于半条命踏入了鬼门关。你到底安了什么心。”不怪他用怀疑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而是他提出这个要求实在是军心否侧。
被她冷眼一看,他的顿时心虚的心抖了抖了。
都怪自己一时开心,忘了父亲是多少锐敏的一个人,而自己还在他面前露出别的心思。
他朝母亲使个眼色,母亲立即替她说话。
“两个人都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叫另一个儿子出征呢?分明就是你偏心。”她跟儿子的心思一样,巴不得二房生的儿子死了。
他而言皱眉,“你说什么呢?两个都是我的儿子,哪一个出事我都不忍心啊。”
“那你为什么不叫你另一个儿子去呢?”看是她很勇敢的反驳他的话,实际上她内心还是怕他的,虽然大草原男尊女卑的思想比较没那么严重,但是不可否认男人的地位还是比女人高的。
他的眉宇都皱起来了,“我都说了,他还小,你见过十岁的人参军吗?”
她顿时无话可说了,但是不死心的继续想办法。
“竟然你不想两个孩子出事,我们倒是可以找别人代替。”母亲一说完,楚阳平的眸,顿时亮了。
还是母亲聪明。
谁知他的父亲一句话,就反驳了他的话,“找谁代替呢?”真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啊。
他们顿时愣住了,是啊。
找谁代替是个问题啊,谁会愿意去送死呢。不过现在他找到了这个绝佳的人选了,就是远在天边静在眼前的拓跋南。
这时候他都不得不自己的聪明才智,不仅找到人替代自己,而且等他走后,他的女人还是他的。
楚阳平张口就道,“我要你替我出征攻打中原。”他用嚣张及霸气的口吻说。
拓跋南很想反对,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因为父亲还在他手中。
当果非鱼得知这个消息,跑来找他时。就见在他收拾东西了,这一刻连果断的她都慌了,因为她悟到离别的味道。
她手放在他收拾行李的手中,悲痛的问他,“你在干什么?”
拓跋南看着她,欲言又止的。
果非鱼帮他将话说完,“你真的要替他出征,那我怎么办?”她认识他十多年了,十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她身边,他突然走了,她怎么会接受这个事实。
见她真的伤心了,拓跋南忍住不舍的安慰她,“别这样,我还是会回来的。”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想离开她,但是他没办法。
“别走。”第一次她面露脆弱,只为了求他留下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CnEndWeb © 2006-2008 book.sujinyc.com
Copyright©2004-2013『素锦文学网』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豫ICP备05009687号